欢迎进入永春县文化馆!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永春文艺

永春文艺

【小说为伴】中学助教(外一篇)(小说)

2020-01-11    来源:《永春文艺》2019年第12期 总第21期    作者:康玉琨  浏览次数:532
 

周三的上午,上完第一二节语文课,我就打算回家了。可是看到年段办公室桌上还有一堆作文没改,就只好坐了下来,继续着我这“未竟的事业”,因为周五又要写作文了。

高一年的作文我把训练的重点放在记叙和描写上,本次作文要求学生以“蜡烛的心愿”为题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记叙文,大多数学生都写的不错。但有一个女生却出人意料,写成了一首诗:

当春风拂面的时候/我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抬头挺胸,甚至欢喜雀跃/巴不得立即投入春天的怀抱

当世界出现不平的时候/我义愤填膺不能自已/甚至泪流满面长歌当哭/告诫自己做人必须挺直腰杆

世人常说/老师是一支燃烧的蜡烛/我更希望/我的学生用微光点亮每个角落/让世界多点爱心和善心/把人间普照得更加温暖而亮堂

本来文体不合要求肯定是不及格的,然而这首诗写得不错,我就想不考虑文体而给她应有的成绩,并且按学校“全批全改”的要求给她写上评语。问题是,从没写过诗歌评语的我一时竟无从下笔。

作为老师,我的评语理应比学生的习作写得出色。正在绞尽脑汁思考的我,突然间想到刚工作那会儿,一个教语文的女教师办好退休手续的当天中午,从宿舍楼走过,一路欢呼:“我终于不要改作文了!”当时我有些不解:批改学生作文有这么难吗?现在,我是越来越明白:改作文不光难,而且累,有时甚至令人厌烦。

我字斟句酌,给“蜡烛的心愿”这首诗歌配上了还算满意的评语,几乎是一篇几百字的赏析文章了。这时,手机短信铃声响了。一看,是学校的工作短信:请高中部语文、数学老师到总务处领取机器人助教,全校各年段长领取机器人助理。(校长室

几年前,校长就在教师会上说:“语文和数学老师最辛苦,将来一定要首先为这两科的老师配发机器人助教。”会后,许多老师议论说:“这是海市蜃楼、空中楼阁,可望而不可即。”教数学的王老师闻言插话说:“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我忍不住揶揄道:“还是女老师更富激情,且充满幻想。”没想到这么快就梦想成真了。

2

看看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总务处的人差不多该下班了,再说这时去领,显然拥挤得很。我就想,明天上午上三四节,到时提前一会儿去领就是了,现在还是多改些作文吧。因此,继续埋头批改作文。不过,一想到机器人助教,竟是有些心不在焉,干脆就回家了。

果然,第二天我去领取机器人助教的时候,已经所剩不多了,是清一色的高仿真美女机器人,都留着短发,穿着白衬衣、黑裙子。不留神细看,除了容貌出众外,还真看不出与常人有什么区别。

总务主任说:“我们定制的这批机器人,给老师的主要是助教功能,你们语文则是帮忙批改作文。配发给你的这一位编号‘178’,你喊她一下,她就会记住你了。”

“你好,178!”我轻轻喊了一声。

“赵老师好!”178应答之后走到了我的身边。

我和“178”边交谈边向教学楼走去。感觉叫“178”有些别扭,就对她说:“可以帮你改个名字吗?”“好啊,你在这儿输入名字就行了。”说着,“178”抬起左臂,挽起袖子。我根据提示输入“白鹤寄节”四个字,随即喊了一下她的新名字。

“嗯——这是女孩的名字吗?”白鹤寄节似乎有些疑惑,也有些不满。

“名字不就是一个符号吗,就像你的‘178’一样。再说,‘白鹤寄节’是闻名于世的优秀拳种白鹤拳的招牌动作,这个名字绝对是独一无二的。”我随口解释说。

白鹤寄节听了高兴地笑了,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

课间操时间,我和白鹤寄节来到年段室。发现长方形的房间内坐了十几个美女助教,让本来宽敞的房间显得有些拥挤。我拍了一下面前的一位美女助教,她转头瞄了我一下,又低头改她的作业去了。我正有些尴尬,教数学的王老师笑着说:“她是我的‘风起云涌’,只听我的。”“还‘风起云涌呢,你怎么不叫她‘翻云覆雨’呢?’”我开玩笑说。“当然可以啊。学校要是能给我们这些女教师配发‘帅哥机器人’就更好了,至少看着养眼、舒心。”王老师今天不用埋头改数学作业,显得格外开心。

我抓住话题引申说,你不妨把你们女教师的心声反映给校领导,估计很快又能梦想成真了。王老师接话说,我正有此意,不过,要等年底教代会召开的时候;那时,我还能因此得个合理化建议奖呢。

正说得热闹,陈段长领着他的机器人助理进来了。那女助理动作麻利地泡好了茶,依次端给段长、王老师和我。我正想说什么,王老师抢先发话:“陈老师,你这‘段长宝贝’是不是有些妖艳呢?粉红色裙装比我们这些助教的着装显眼多了,跟你的比,我们的真的是美丽端庄了。”“你这是用词不当,我们的不是‘妖艳’而是‘妩媚’,她们除了给老师们泡茶,还要参加学校的接待活动等等。”陈段长解释得一脸严肃。

经王老师这么一叫,以后不管哪个年段的助理,老师们都叫她“段长宝贝”。

3

我的白鹤寄节主要工作是帮助批改作文,上一次的作文我已经改好,下一次作文要到后天才写,我就把她带进课堂,让她听我讲授鲁迅小说《祝福》。

在进入课堂之前,我对白鹤寄节说:“你和你的姊妹们几乎一模一样,从相貌到着装都没有区别。我先把我的校徽给你戴上,如果别的老师也这样做了,我就把你的上衣换成花格子衬衣,怎么样?”“没问题,你把校徽给我吧。”白鹤寄节微笑着答应了。我摘下校徽递给她,她动作敏捷地把它戴在胸前。紧接着抬头对我说:“赵老师,其实以后用不着换花格子衬衣那么麻烦的,你在我的脖子上扎一条红色丝巾岂不既省事又漂亮?”这话在我听来似乎含有嘲笑的意味,作为万物之灵的我,哪能输给智能机器人呢?我当即反唇相讥:“我是怕你夏天戴丝巾会热得出汗,会受不了的。”白鹤寄节反应也快,她说:“那还有更简单的办法,我见到你的时候,就像小学生回答问题那样举起右手,做成一个OK的姿势,这样你不就一目了然了吗?”说实在的,这个办法还真不错,我不自觉地说:“OK”,并比了一个相应的动作。

在跨入教室的那一刻,我的脑海闪过一个念头:这些机器人这么聪明,万一将来取代了我们这些老师,那我们岂不是要丢了饭碗?那可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后悔莫及啊!

白鹤寄节跟着我走上讲台,学生们先是热烈鼓掌,接着是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我做了一下手势,让学生们安静下来,向他们介绍了白鹤寄节及其主要工作——批改作文,之后指着白鹤寄节说:“同学们有什么问题也可以问她。”白鹤寄节马上谦虚地说:“前提是,不要太难,我能回答得了。”

上课之后,我提了一个问题:小说描写了几次“祝福”?作者以“祝福”为题有什么深层意味?

班长王晓燕最先举手发言,她说:“小说描写了3次‘祝福’。具体是,第一次‘祝福’时,祥林嫂是一个年轻能干的寡妇;第二次‘祝福’时,祥林嫂被鲁四老爷认为是‘败坏风俗’的人;第三次‘祝福’时,祥林嫂已经沦为乞丐,最后凄惨地死去。至于以‘祝福’为题的深意嘛,是否可以请白鹤寄节回答?”说完看看我,又转头看看白鹤寄节,露出得意的笑容。

我赞成王晓燕的建议,对白鹤寄节说:“那就请你回答这个问题。”

没想到白鹤寄节拒绝得冠冕堂皇:“学生的问题理应学生回答。”

王晓燕针锋相对说:“学生不懂了,老师的助理有义务回答。”

白鹤寄节居然搬出了外交辞令:“这个问题,我无可奉告。”

看来,机器人毕竟是机器人,即使再厉害,程序设计里没有的,她也难以随机应变,给出满意的答案。我先前怕丢饭碗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纯属杞人忧天。

4

白鹤寄节对作文的批改一丝不苟,也表现得非常出色。错别字、病句一一给以修改,用的是规范的编辑符号。评语的书写用的是漂亮的行书,其内容则很有针对性,即按我给她输入的每次作文的不同评分标准来衡量作文得失,从而写出有指导意义的评语。对此,我满意,学生也满意,家长们更是评论说:“比语文老师批改得认真多了。”

我第一次让白鹤寄节帮忙批改的作文是周五写的一篇传统的材料作文。题目是这样的——黑格尔说:“只有那些躺在坑里从不仰望高空的人,才不会掉进坑里。”请揣摩黑格尔这话的含义,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议论文,立意自定,题目自拟。要求:1、角度恰当、新颖,有针对性;2、拟题简洁、明白、醒目;3、善于运用“始发叙述”。然后,我把3点要求做成“评分标准”输入白鹤寄节的评分系统。

白鹤寄节很快就把两个班的作文改好,拿来请我检查。我全部看过之后欣喜不已,除了给分“甚合我意”外,评语写得尤其得体,特举例如下:

给肖琳玲《抬头看天,低头走路》的评语:你的题目简洁、明白、形象;角度恰当,且有很强的思辨色彩,而辩证分析恰恰是高中生需要着力培养和提高的能力。

给曾婷婷《仰或俯》的评语:你的题目可以改为“仰视,抑或俯视?”用“符号法”这样一改是否更为醒目?请记住:题目是文章的眼睛;有了美丽的眼睛,文章就更有吸引力。

给潘大鹏《无畏才能有为》的评语:你的开头用“有的人说……;有的人说……;黑格尔说……”这样的排比格式,显得很有创意,也就是说“善于运用始发叙述”。

给林静雯《坑洞》的评语:你这样的题目好吗?若论“简洁”,不如单拟个“坑”字。可是这像议论文的题目吗?建议题目拟为“不惧掉进坑里”。

说实话,开始我对白鹤寄节批改作文并不怎样放心,现在看来,这美女助教完全胜任这份工作。我当即竖起大拇指赞赏说:“好样的,白鹤寄节!你不愧是一位出色的助教!”白鹤寄节红着脸说:“谢谢鼓励!我也是边学边干,请多提宝贵意见。”

下午放学后,看到有的老师把美女助手放在年段室,我也想把白鹤寄节放在这里。就伸手去关她肚子处的电源,刚掀开她的上衣衣摆,白鹤寄节就惊叫说:“住手,男女授受不亲你不懂吗?”没办法,我只好拿出无线充电器递给她说:“你别忘了给自己充电。”“你不想带我回家吗?”白鹤寄节无奈地说。“下次吧,再见!”我挥一挥手走出门去。  

矿长庄仁和

1

作为能源公司下属的煤矿,西坑矿矿长庄仁和可谓声名远扬。他相貌堂堂、果敢干练,办事雷厉风行,深得领导宠信。但是人无完人,他的霸道、蛮横也是人尽皆知的。时间一长,各种告状信、匿名信就不断地寄到公司领导手里,不过,庄仁和的矿长地位却是纹丝不动。他的领导在新年团拜会上笑称:“同志们新年更要好好干,不要怕得罪人。干的工作越多,失误自然也多,领导心里有数,大家放心好了。”

庄仁和依然我行我素,大刀阔斧地干工作,谁也无奈他何。后来不知是谁给庄仁和起了个外号叫“装仁和”,并进一步演变成“本庄仁和”。对此,庄仁和心里懊恼,却也无可奈何。好在这些人只是背后嘀咕,不敢当面说出来。

有一次,公司召开安全生产会议。会后,东坑矿矿长肖大全拍着庄仁和的肩膀,亲昵地说:“本庄君,风采依旧啊!”庄仁和当即翻脸:“肖大全,你是抗日神剧看多了,头脑出问题了吧!”见东、西坑两个煤矿的矿长大声吵了起来,许多同僚都来劝架,因而“本庄君”的名号也在更大范围传开了。

东坑矿矿长肖大全无论年龄还是资格都比庄仁和老,没想到因为一句玩笑话与庄仁和彼此反目,心里很是过意不去,就主动登门道歉,并说:“我已经做好了‘三顾茅庐’的准备。”对此,庄仁和火气全消,他借坡下驴,拉着肖大全的手说:“咱哥俩谁跟谁啊,不就是一个绰号吗?再说,我又不是诸葛亮。”末了,又跟肖大全开玩笑说:“你老哥以后在我面前别忘了毕恭毕敬地‘哈依!’”“哈依,本庄矿长!”肖大全立马附和。从此,二人和好如初。

春节期间,正是按惯例给公司老总拜年的好时机。庄仁和主动打电话给肖大全,约他一同前往,并说:“我们矿刚买了一部小车,虽说只是‘大众’,但毕竟是新的,你就屈尊跟我们一起去吧!”见肖大全欣然应允又叮嘱说:“那就还是初四上午,八点左右我和司机去接你。”

2

一路驱车奔跑,上高速,转省道,走村道,来到公司总经理吴总老家的别墅时,正是午饭时分。两位矿长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炮仗燃放起来。一阵“噼噼啪啪”的震耳欲聋的响声过后,吴总笑眯眯走了出来。庄仁和与肖大全嘴里说着“吴总,新年好!”快步走上前与吴总握手,顺势把各自的红包放入吴总的西装口袋里。吴总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往大门口比了一下手势说:“请!”

客厅里坐满了人,有公司机关的中层干部,也有各单位的一把手,还有几个陌生面孔估计不是本公司的。大家见面热情地打着招呼,开心地谈论着新年的趣闻轶事。一会儿,一道道丰盛的菜肴端了上来,吴总一改公司开会的严肃劲儿,他笑容满面地说:“今天正值新春佳节,大家尽管开怀畅饮,一醉方休。”

在这特殊的场合,客人们果然响应吴总的提议,无拘无束地吃喝起来。没多久,猜拳行令、吆五喝六的声音不绝于耳,一直到午后两点左右才暂告一段落。看到还有客人陆续到来,新的酒宴即将开始,庄仁和与肖大全就告辞离开了吴总的家。庄仁和摸着肚子说:“应该找个景点逛逛,让这一肚子五粮液转化成前进的动力。”肖大全闻言也摸着肚子说:“我的脑子快不清醒了,最好找个酒店休息一下,让这一肚子茅台在睡梦中产生最大的效益。”“还是肖矿长厉害,时刻把经济效益挂在心头。下午的活动已经有人替二位矿长安排好了。”庄仁和的司机陈晓原适时插话说。

庄仁和抬头朝后视镜望去,后面跟着“皇冠”“奔驰”两辆黑色小轿车,正不紧不慢地开着。前面“皇冠”的车主是东坑矿井田内的小煤窑主赵开明,后面“奔驰”的车主则是西坑矿井田内的小煤窑主潘正东。他们二人这两年开小煤窑赚了个盆满钵满。

所谓“下午的活动”肯定是陈晓原与赵开明、潘正东事先商量好了的。庄仁和心里明白,却不点破,随他们安排好了,反正花的是这些土财主的银子,又不用自己掏腰包。

3

一行三辆车来到一处花园式建筑前停了下来。入口处的大门上题写着“人间词话”的金色篆书大字,走进园子,视野开阔,绿草满坡。舒缓的音乐伴着潺潺的流水声让人神清气爽、心旷神怡。

五个人走到一个挂着“回心转意”牌子的蒙古包前,赵开明和潘正东说了声:“两位矿长,请!”然后,跟在庄仁和和肖大全身后走进了蒙古包。

大蒙古包里用布帘隔开五六个小包间,穿着绿色超短裙的体态苗条的少女走上前来,热情地拉着自己的客人朝包间走去。庄仁和身不由己地随“超短裙”走进包间,躺在简易的按摩床上,享受着“超短裙”的温柔而体贴的服务。

“超短裙”赤着双脚,边给庄仁和踩背,边与他聊天:“我们这儿是专业按摩,正规服务。还有,我们明确规定,小姐不能收客人的小费。”“可是,如果我对你的服务很满意,很想给你小费怎么办?”庄仁和揶揄说。“这个,你可以去我的租房,到那里再给我。”“超短裙”一心按摩,似乎没有听出庄仁和的语气。

一两个小时后,五个人先后走出蒙古包。庄仁和彬彬有礼地跟小姐道别,答应“下次再来”,心里却想,都说不要小费了,我还会给你吗?你“超短裙”真是想得美。

晚饭自然由赵开明、潘正东两个小煤窑主好酒好菜地招待。大家边喝边聊,快十一点的时候,年龄最大的肖大全说:“我实在不能再喝了,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两个字:睡觉。”然后,大家到一家酒店歇息。客房早已开好,五个人每人一间。

庄仁和刚脱掉衣服,上床躺下,却见一个浓妆艳抹、双肩裸露的小姐走了进来。庄仁和惊讶地自言自语说:“我刚才都有关门啊,难道忘了上锁?”那小姐听到了,接口说:“这不正说明我俩有缘吗?”说着话,三下五除二把自己脱了个精光。庄仁和一个激灵爬了起来,边穿衣服边厉声喝道:“出去,谁叫你来的?”见那小姐还不肯走,庄仁和怒喝:“滚,不然我报警了。”那小姐见势不妙,悻悻地溜走了。

“你这是怎么搞的,自作聪明。”庄仁和打电话把司机陈晓原喊过来,当面训斥道:“你赶快去给肖矿长解围,他年纪大了,别着了小姐的套儿。”“有这么要紧吗?又不要我们付钱。”陈晓原有些不满地嘟囔。“你懂什么!要是把柄落在小煤窑主手里,那叫后患无穷知道吗?还不快去!”庄仁和再次催促道。

陈晓原一会儿返回来说:“肖矿长也把小姐赶出来了。看来,你们两位矿长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庄仁和一听大笑起来:“陈晓原,你还是老老实实开你的车吧。快别卖弄什么‘心有灵犀’了。”

4

庄仁和矿长在大学读的是采矿工程专业,但他天生对哲学感兴趣,对“抓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得心应手。对煤矿的生产、安全、管理等方方面面的工作,他并没有事必躬亲,而是当好领头羊,做决策、抓大事,具体的工作则分工明确、责任分明,并放手让分管领导去干。这样,既调动了班子成员的积极性,减少推诿扯皮,又增进了团结,增强了合力,产生了良好的效益。他自己因而就有了宽裕的时间做感兴趣的事。他的业余爱好不少,比如书法绘画、吹拉弹唱等等。尤其在追求女人方面,他可谓颇有心得,常常能游刃有余、手到擒来。

到今年4月份,矿工会干事包丽莉的丈夫因工伤去世已经一年二个月,庄仁和心中有数,可以大胆追一追了。

当初,包丽莉就是煤校分配到矿里的一枝花,许多小伙子一直围着她的身边转,幻想着能够近水楼台先得月。她也是庄仁和的梦中情人,庄仁和曾挖空心思想把她追到手,无奈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最终庄仁和竹篮打水,包丽莉嫁给了东坑矿掘进六队队长谢思贵。

谢思贵只有一米六五的个头,但浓眉大眼,长得壮实,很有男子汉的气质。重要的是,他老家在大城市,大伯、二伯都在海外,时常会给他们家寄钱。而庄仁和身上仍有脱不去的书生气,家在农村,兄弟姐妹多达六个,家境拮据。相比之下,庄仁和对包丽莉没有什么吸引力,终于白费了一番心思。

包丽莉与谢思贵结婚不到一个月,庄仁和也闪电般与老家的一个姑娘结婚了。据说是一家鞋厂的女工,长得怎么样不知道,因为庄仁和在老家举办婚宴的时候并没有邀请矿上的人参加,婚后也没见他的老婆到矿上来过。后来生了一对龙凤胎,这是庄仁和亲口对工友们说的。

从此,庄仁和把一门心思都用在了他的专业和事业上,在钻探找煤、采区布置和型钢支架的推广运用等方面做出了较大贡献,在第三次被评为公司先进生产工作者的同时,被提拔为矿里的生产股副股长。两年后升任股长,然后又升任安全副矿长、生产副矿长,直至当上一矿之长。

一次开完职代会回矿的路上,庄仁和不无自得地对司机陈晓原说:“东坑矿的谢思贵还是稳坐掘进六队队长宝座,这么多年来,他对东坑矿的贡献肯定小不了,可他一个掘进队长怎么就搞不大自己老婆的肚子呢?真是让人遗憾!”

5

五一节前夕的一个晚上,庄仁和把电话打到包晓丽家里。“谁呀?”包丽莉提起电话习惯性问道,继而又不紧不慢地说:“原来是庄矿长啊,有事吗?”听到包丽莉那悦耳的声音庄仁和居然有些激动,也有些紧张,他语调急促地说:“我这儿有一泡好茶,你肯赏光来品尝吗?”“不好意思,我们正在打牌呢,三缺一可不好。”包丽莉不为所动。“没事,我把茶带去你那儿,为你们提供茶水服务。”说完主动挂断了电话。

在家属区,庄仁和住一号楼306室,是三房一厅。包丽莉住四号楼505室,是两房一厅。五楼是最高层,天气炎热的时候非开空调不可,这个时候却连电风扇都用不上,正是气候宜人之时。

来到505门口,只见房门紧闭,侧耳细听,里面除了电视“晚间新闻”播音员的声音外再无别的声音,与刚才在电话里听到的完全一样。庄仁和心里窃喜:“小娘们,这点心思还能瞒得了我。”

庄仁和刚敲了一下门,房门就应声而开了。“请!”包丽莉说完就走到右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望着洁净而雅致的客厅,还有包丽莉飘逸的长发、挺直的脊背、修长的大腿,庄仁和难免心猿意马,似乎都迈不开步子了。

“进来坐呀!”包丽莉看庄仁和有些迟疑的样子,就落落大方地催促说。庄仁和连忙把房门虚掩,走到左边沙发上坐下来,拿出口袋里的观音茶说:“这是今年刚出的新茶,你鉴定一下,看质量如何。”

“记得从我们结婚以来,矿长大人就不曾光顾。今晚突然造访,然道仅仅是为了品茶?”包丽莉语带嘲讽,单刀直入。“还想和你交个朋友,你应该明白你在我心中的位置。”庄仁和并不回避,水来土掩。

“朋友是可以背叛的,而我们除了是上下级,更是一个单位里的同事,这样岂不更好?”包丽莉故意在装糊涂。“还有一件事,办公室副主任老张再过两个多月就要退休了,你来当这个副主任如何?”庄仁和换了一个话题。

“从管理岗位升为副股级,一年的收入增加不少。可是工会干事的工作更轻松,再说,我一个人也花不了那么多钱。”包丽莉不为所动。

庄仁和见状就抛开当前的话题转而谈起童年的一些趣事,说得包丽莉哈哈大笑。其间,包丽莉也主动回忆往事,说到伤心处竟然流下了眼泪。

在外人面前流泪,说明包丽莉已敞开心扉。但庄仁和并不急于求成,他知道火候未到,还必须添柴烧火。

这一聊,聊到了午夜十二点多。包丽莉看看墙上的挂钟说:“寡妇门前是非多,你应该回去了。”“是啊,何况是年轻漂亮又能干的寡妇呢!”庄仁和开着玩笑,站起身,拉开门走了。“慢走,小心点!”身后传来了包丽莉的细语声。

6

五月底的一天下午,矿工会主席对包丽莉说:“63日起,省公司在武夷山举办为期一周的‘现代企业经营管理’培训,我们矿派你参加。这是文件,你自己看一下。”说完把文件递给包丽莉,并交代:“矿长有事找你,去吧。”

包丽莉来到矿长办公室,庄仁和立即起身,走到办公桌前的茶几旁泡茶,并指着沙发说:“坐,请坐!”看到包丽莉坐下,他也跟着坐了下来。

包丽莉问庄仁和找她做什么,庄仁和说也没什么事,就是61日刚好要去武夷山办事,想顺便搭上她,省得她中途转车,见包丽莉爽快答应了,就体贴地说:“早上6点出发,我让司机喊你。”

儿童节这天早晨,司机陈晓原开着“大众”,载着庄仁和与包丽莉朝武夷山奔驰而去。一路上,大家的心情像天气一样好,庄仁和更是天南海北的掌故讲个不停,偶尔还哼着小曲,来个荤段子,让两位听众乐开了花。

到了武夷山,先去培训指定酒店开了三个房间安顿下来。吃过午饭,就去九曲溪漂流去了。晚上,三人又去KTV唱歌跳舞。包丽莉的歌喉、舞姿明显胜出庄仁和、陈晓原一筹,因而获得了极大的满足。庄仁和也兴致高涨,他与包丽莉合唱完《夫妻双双把家还》,紧接着又跳起了伦巴。之后,悄悄跟陈晓原耳语:“去,跟她跳吉特巴,累死她。”陈晓原见矿长高兴,就顺便问道:“今天的费用是不是还开几个轮胎回去报销?”见庄仁和心不在焉,陈晓原又问:“要不,回去开个‘临时派工单’?”庄仁和回过神来,豪爽地说:“算了,这一次我请客,不花公家的钱。”

玩到半夜十二点多,三人尽兴而归。陈晓原回到房间,直接躺到床上沉沉睡去。包丽莉洗漱过后,正想关灯上床,却听到轻轻地敲门声。包丽莉走到门后,检查了一下防盗链。敲门声仍在有节奏地响着,包丽莉拉开一道缝,看到了庄仁和微笑的胖脸,就说:“太累了,睡吧!”“开门吧,明天又不用早起。”庄仁和固执地说。

见庄仁和不肯离去,包丽莉心念一动说:“除非你能把防盗链打开。”“如果能打开呢?”庄仁和兴奋地问道。“随你!”“你要无条件答应我一件事!”“好,没问题。”包丽莉的话音刚落,庄仁和就从口袋里拿出一面小镜子,伸进手来,借助镜子看清了链扣的情况,然后顺着滑链开始摸索。也许是这个防盗链有问题,也许是庄仁和手长指细,鼓捣了半天之后,防盗链还真的被庄仁和打开了。

庄仁和大喜过望,对包丽莉悄悄说道:“看到了吧,功夫不负有心人哪!”说罢,反手把门关上,把防盗链的链扣又扣了上去。

庄仁和一直待到第二天早晨七点多才离开包丽莉的房间。这时,司机陈晓原还在床上做着他的美梦。

包丽莉从武夷山培训回矿不到一个月,就被提拔为办公室副主任。可见庄仁和言而有信,不曾食言。

在线客服

电话咨询

在线咨询

0595-23882645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