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永春县文化馆!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永春文艺

永春文艺

【心听散文】百子尖下的“母亲树”

2020-01-11    来源:    作者:章振华  浏览次数:454
 

百子尖位于永春中西部锦斗境内,千年古刹“丘峰岩”就在此山中;“母亲树”是百子尖山脚下,一个村庄里的一棵桂花树。

草长莺飞的三月里,我慕名来到桂花树下,热情的村庄人纷纷前来与我搭讪,有一个看起来五、六十岁的大叔跟我讲起了这棵桂花树,他时不时用“我母亲说”开头。我母亲说:这棵桂花树她小时候就有了,那时放牛放羊总爱往这边赶,牛羊在山坡上吃草,她们几个放牛娃就在树下玩;我母亲说:桂花树开花时,她们一群女娃子就爬上树采摘桂花,插几朵头发上又香又美;我母亲说……。他的话肯定是真的,谁会拿出自己的母亲说谎呢;他母亲的话也一定是真的,哪个母亲会拿一棵喜欢的树骗自己的孩子呢。

这树还没一人高就开枝散叶,山里的女娃是有胆量上树摘花的。另一个跟他年岁相近的大叔笑嘻嘻地调侃了一句:“你母亲姑娘家时经常跑到这树下和你父亲谈情说爱。”他像是开玩笑,而我觉得他的话也是真的。你们说一个山村女孩会选择在什么地方和心爱的人约会呢,在她喜欢的树下,不是最浪漫的吗?桂花树在深秋隆冬里开花,你侬我侬于浓烈而馨雅的桂花香里,神仙眷侣也羡煞呀!夏天容易让人燥热烦闷,此时在这桂花树下经营一场清清爽爽的爱情,饮食男女哪有不向往啊!春天是万物复苏的季节,“好雨知时季,当春乃发生,”春天,很多新事物都在发生。怀春的少女,钟情的少年,在这蘑菇状的桂花树下,看着树枝尾巴热热闹闹的新叶,山风拂过,欢悦的如放风筝的孩童们,他们的心思怎能不萌芽呢!这些村庄里的叔伯婶娘们听我一顿胡蒸乱炖的话,憨厚地哈哈大笑,他们的笑声里,似是夹带着已经消去的桂花香味,溢出春天的气息。

我看,他们在这桂花树下,都曾有一段不会或者说不愿忘却的记忆;你看,说起这棵桂花树,他们的心活跃的那么的青春飞扬。我说:这树这么美,藏着这么多的故事,它一定喜欢、疼爱村里的孩子们,每年都将最香的花儿献给孩子们,而且在百子尖的山脚下,以后就叫她“母亲树”吧?那个老是我母亲说我母亲说的大叔连连点头,又惹得大家一阵哈哈大笑。

太阳公公也听到他们的笑声了吧!倏地钻出厚厚的云层,像黄昏亮起的路灯,金黄色,暧暧的,让整天阴阴雨雨灰蒙蒙的天空一下亮堂了起来。金色的光照在桂花树的老叶上,老叶片像母亲粗糙的手,老叶的纹路像母亲脸上的皱纹,每一片老叶上都刻写着点点滴滴村庄里的流年往事;而那金色的光照在粉嫩粉嫩的,像婴儿粉嘟嘟的肌肤的新叶上,光线渗透叶体,这种渗透,让你遇见生命最晶莹的胚胎。金色的光从叶缝间流泻进去,好像一间绿皮蘑菇房里燃起了烛光,树冠里树影婆娑,流光斑驳。如果说那些挂着老叶,顶着蘖芽的枝干在有阳光时是温暖的,那没阳光呢,孤独吗?还有地底下的根须,可知道地上枝头年年发新芽,开香花?

我要走了,他们说:“别着急走,再喝喝茶嘛”。我知道,他们还有很多这个村庄的今人古事说与我听,他们亲如家人。然而有这颗“母亲树”就足矣,让我一步三回头,是倾诉不完的对天下母亲的眷念。

在线客服

电话咨询

在线咨询

0595-23882645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