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永春县文化馆!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永春文艺

永春文艺

【心听散文】天之歌(外三篇)

2020-01-12    来源:《永春文艺》2019年第12期 总第21期    作者:林建致  浏览次数:881
 

天因有心有情而美!天的脸孔变化多端,难以捉摸。时而风雨飘摇,打碎心情;时而蓝天朵朵,湛蓝如洗;时而乌云密布,压境而来。这一些都是形容天的多姿多彩,各具特色。每当太阳东出,一点一点地往上挪动脚步,雾霭从迷蒙走向清晰,大地一片明朗朗亮堂堂。细心观察,天常以高姿态登台亮相演出,博取无数欢呼声和掌声雷动。

天的表情,丰富多彩,令人眼花缭乱。就像人生,起伏不定,有高峰也有低谷,四处奔波流浪。蓝天是天的常态,美得无话可说,好得难以形容。用一把标尺,丈量不出天的广阔无垠和天南地北中。天却可以用思绪的剪刀,剪裁出一幅幅美不胜收的心灵画面,定格在每一个人的心里,欢心到习以为常,平常到如自然呼吸一般。

天高云淡!天总是固有包容心。天的存在,是一种对生物难得的担当,怀有一种淡定从容的心境。不管云朵如何撒娇,怎样捣蛋,为何难以捕捉,天的心胸一直能容纳进人生百态,包含五味杂陈,然后自我净化,筛选出一块块净土,数不胜数地风云天下。

白云是天的一件件小外衣,轻盈、飘忽、卷动或浑厚,有时甚至心情很堵,极度气急败坏,改变脸色,黑乎乎一大片,宛如染上一得阁墨迹,在留有空白中见缝插针。云卷云舒,风云变化得具有独立特行的风格,富有别致的品位和脾气。

天是多情多味的。春天雨水充沛,农民可按季节耕田插秧。天把自己写进春天的故事里,与农民聚在一起,种植种子,促使生根发芽,长势旺盛,直至枝繁叶茂,郁郁葱葱,把春天装饰得百花开放,美轮美奂。

夏天是热情的,有时烈日炎炎,过度煎熬世间,无节制地烧烤着地面,气温一路飙升,热得难以承受。这一切与天的太阳有关。在阳光的煎熬下,花草树木,以独特的姿势,撑起一地阴凉,活出一片风景,铺展一纸盎然绿意。在光的照耀下,膨胀的快速发育,快得超过季节的节奏,一路风风火火地来,一路脚步匆匆而走。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金黄是秋的奉献本色,把万物催生和催熟。天底下,青山如黛,满山累累硕果,满园丰收气息。田园风光里,层层梯田,稻禾发黄,谷浪翻滚,一直连接到心里。所谓天高气爽,秋天是最富有的一段时间,供给食物和粮食,支撑起一个个正常运转的每一家每一户。

冬天则寒冷彻骨。冰霜铺天盖地而来,冷得人群直打哆嗦。正是天寒地冻的无奈之举。但冬天也是美丽的,因为白雪飘飘,满地白得亮眼;因为有玻璃一般的冰块,因为有草霜降临等等。一个个无法压抑的诗情画意在心底留下深深的痕迹,不可遗忘。在江南,也因为独具一格的秀丽山水风光,当属一种风流季节,装裱出一个个不平凡的流年。

天的富裕主要表现在阳光上。包揽阳光的风格,阳光的味道,以及阳光的视野。天因为阳光而光明,而精彩,而生动。万物以阳光为首,以空气为道,吐故纳新,化污浊为清新,化黑暗为晴朗。因此,天是决定一切的光荣使者,滋养着生机万物。时光在不知不觉间把天打扮得光鲜美好。

天,我在赞美你!赞美你有容乃大的风采。无论风雨交加,无论冰霜雪露,也无论冰雹乱抛。在天的调节里,不久,排除阴霾,吹散烟雾,一切又恢复自然,顺利得当。有天,才会有世界,才会有生命,也才会有光华,有自然而然的风味。

写天,心境因而宽松开阔;赞天,心地因而开朗;歌唱苍天,心情因而畅通不堵。天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在人群里兜兜转转,仿佛会如胶似漆,出色到永不分离,出彩到难以熄火,一直与人息息相关,百转千回,不断轮回,一直延续下去,风光不老。

风之心

 

微风轻拂,拂动脸庞,吹爽眼光。一阵阵刷刷刷地响声,在呢喃,在私语,软软的,温和的,又是冰凉的。在季节里,风温心匆匆而去的时光,拂明出一缕缕亮晶晶的风味,别致、轻盈和舒爽。

风,与阳光雨露一般重要,不可或缺,大多数时会不动声色一样地送来丝丝关怀,投入每一个人的身心,激起依依不舍的眷恋。日子在流转,光阴也会露出妩媚美丽的少女清纯,念转成一种不可替代的思念,随风舞动,默默地传来,婉约到岁月的最深层,不可遗忘,难以比拟。

山峰或高耸或低矮或雄起,阻挡风向前而去,蜿蜒一片。风耳聪目明得会见机行事,委婉地因地制宜,对自己进行磨练,拥有因地制宜的能力,能灵活辗转而延续一段段路径,演绎花样年华的一个个故事,趣味而曼妙,富有机灵与理智之趣。

一花一草,因风更显亮丽,娇艳欲滴,翠色欲流;一树一木,因风摇曳,俯仰生姿,动中有静,静中有动;一山一水,因风而伟岸多情,山更巍峨,水更柔情;一墙一屋,由于风的参与,把墙定位出一种坚强的风味,把屋子定格为经久不衰;一字一画,由于风的加入,魅力独特,灵魂与肉体交合一起,返璞归真,百看不厌。

大风起兮云飞扬。在风的作用下,云朵被推移,被成片成片地移动。云密集在一起,衬托出风的强大。有时大风无坚不摧,无法抵挡。所谓风雨交加,大自然撑起一片强大的力量,经受住大风大雨,承受住无情和残酷的打击,一般依旧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春初来,春风开始吹醒节气,弄醒大地。田园开始耕作,种菜,插秧,种地瓜,种木薯,种果树等等。一句名诗:“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如此盎然的生命力,如此势不可挡的重生,凤凰涅槃一般的复活,扩充到无垠的大地上,四处播种生根,生长开花。

在夏季,夏风暖洋洋的,加上地面辐射的反扑,仿佛热火一般吹到身上,不爽快,也会心烦气躁,会不舒适和不畅爽。在夏的酷热里,风就是一帖良药,抚慰心境,压平心灵的皱褶,吹来凉爽的风,抵达内心安逸之处。通常情况下,风药到,热病除。

风也会改变脸色,以台风的强势横行霸道,见缝插针,冷酷地摧残大地上的一切。因为坚强,所以存在;因为抵抗得住,所以迎风不倒。风吹雨打太阳晒,风也作为一种考验,一种筛选。经过猛风的煎熬,才露出强盛的模样。若台风肆虐,会破坏一切,包括楼房、田园、道路和农作物等等,将一无是处,惨不忍睹!

秋风,吹黄绿草,吹枯树叶。落叶随风而舞,划下飘动的痕迹,美得旌旗摇曳,美得心灵和美。秋风过处,一片片,一地地,一处处,都在秋的催化下,落叶满地,随风移动,移出一股股动态美景,却也可能被忽略不计,可能被理解为萧瑟凄冷。

冬风是寒冷的,在感觉上一点都不安好,甚至是狠心与冷漠的。原本冰霜苦寒,外加寒风瑟瑟,冷得难以承受,难以正常生活。于是,许多地方甚至没有人亮相停留。人们几乎都躲在温暖里,躲在舒适里,躲在温馨的家里。

风,拥有可爱、可人和可心之处,也生有寒心、破坏和摧残之意。在风中,慢慢地品味各种各样的风,与风不离不弃,挨在一起,或坚决告别,或依依不舍,体会出流年里美的风采,行走在风心中,与风一路斩获风景,填满心灵的空白,无处不充实美满。

云之谈

云朵袅娜多姿,柔软松散,是一种团团簇簇的美,也有一种纯洁雅致的风韵,是一种浑厚的气息。云朵把磅礴的壮观滚进季节的缤纷里,落下一个个精致的灵魂与精灵,与天地举案齐眉,互相友好地牵手,相互祝福彼此的存在,显露各种独特的视角和惊讶的精彩。

驻足细看,在眼里,百般好,千般妙,万般净,把天空打扮得云层万里,宽广无垠,有一种气势恢弘的风味,更有一种蔚为壮观的雄奇景象,直叫内心陶醉不已,暗自感叹,念念不忘地把云层装进心里。

晴天,在心里,云朵多彩丰富,形态各异,或鱼鳞状一般铺满半边天,或棉花糖状一堆又一堆,点缀高深莫测的蓝色天空。在阳光的照耀下,白云与明日互相衬托,相得益彰,把天空打理得分外鲜明,格外清晰,简直令有心人过目难忘,依依不舍,流连忘返。

在路上,车轮滚滚而走,急急而行,响着风的呢喃,见到树的盎然,挤进草坪的浪漫,观赏花草的艳丽,静看青山如黛,更有云朵俏生生地展露五彩缤纷的风姿,一幅幅自然的景观定格在框框里,人见犹惜,我见犹爱,有时几乎赞不绝口美景来。

阴天,云朵似乎心生怒意,满脸不高兴,心中堵得发慌,以暗淡的色彩和逼仄的状态,把心眼摆弄到无法抑制,视野不能看远,沉重不能看开,郁闷不能看淡。云朵也有负面影响,主宰压抑的心情,在许多人脸上涂鸦成各种各样的喜怒哀乐,也会慌不择路一般地糊涂乱写,写意出一地地的荒芜和暗黄。

雨天时,大风呼呼呼地呼啸而过,把云层推向一个角落,渐渐地密集在一块。乌云交集一起,重量不可估计,黑黝黝地压向土地,几乎把多愁善感的心压碎。于是,人心惶惶,车来车往,竞相奔走,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世界被压薄,环境被压扁一般,天地变得矮小,人心沉重,昏昏中颠颠簸簸,难以平和稳重。乌云左右一半以上的不乐观,影响大地的荒凉凄冷。虽然雨或淅淅沥沥地或倾盆落下,但要守得云开见日出,此时,云是过程中的阻碍,日是美好希望的目标。

云朵,有时薄如蚕丝,仿佛依依不舍地离去。与湛蓝空中结缘,与巍峨青山为伴,与潺潺流水为伍,与青翠草木为群,以丰收花果为心,一直把世界装饰得粉嫩美丽。好的云朵精彩纷呈,多少次照亮每一个人的心房,燃烧每一颗火热的红心,踏上美好的远路,一直驰骋不停。

夜空中,月亮时而圆满,时而半圆,时而如钩,似乎在与灰暗的云朵互相打闹着,追逐着,嬉戏着,变换为一个永恒的话题,辗转在流年里,生动着如水夜色,婉约着月下成双成对的恋人。花前月下,伴随着如纱云片,出示着一张张每一个季节的明信片,把美景送往每一个人的眼里,构成不胜美丽的氛围,恬静和文雅。

云朵,虽普通常见,却不可缺少,有时也特立独行,在岁月里一直光鲜到逼人耳目,不厌其烦地活跃一年四季,美化每一个节气。云朵也会让日子过得更开心和更美心。云之美,怎样美?美在闲适、自然和悠然。

雨之笔

雨是大地的专用打工族,或婉约浪漫,或豪放清洁,或含蓄小巧,或奔放大气,扮演多彩岁月的主演角色,对环境进行清洗,打落尘土,净化空气,与风门当户对,地位相当,也与烈日同样重要,不言而喻。

晴朗日,阳光毫不吝啬,播撒光线,亮堂无数角落,烘干心境,清雅婉妙,雨似乎因不被重用而含羞地躲藏起来;阴天,天空心情不好,乌云遮日,似乎将压碎大地,与雨距离接触,心境更加接近,在酝酿着雨的前奏;雨天,雨是一个主播者,播出风雨飘摇。雨的声音富有磁性,或精美准确而来,或淅淅沥沥地下,或轻轻地击打许多角落,或重重地砸向大地,气势恢弘壮观,拉起一条条细丝,抖出谁能争锋的音质,难以停下一种种醉美的风姿,激荡在锦年里。

喜欢有雨的气息,爱上有雨的日子。在雨中,撑一把小伞,独自徘徊,耳听风声呼呼呼地叫板,感受雨天别样的风采。雨击打在地上,撞击出一种种温情,一种种热闹的别致氛围。每一个人需要时间来成长,需经历风雨而成熟,不能一蹴而就。雨的声音,雨的味道,雨的风姿,如此熟悉,也如此曼妙,如此亲切,也如此丰富。

雨,时而滴滴答答,轻盈宛如一曲曲乐音;雨,时而倾盆而下,风云聚会,气势磅礴,几乎难以承受,拍打声也如猛烈地击打乐器一样,密切且亢奋,节奏感强烈,激起更多兴奋,更多奇观,舒展成一种白热化一般的战斗,令大地改变容颜,雨的泛滥甚至会令人谈雨色变。

多少人靠天吃饭,靠雨水积聚出一块块水田,才能犁田耙田,播种拔苗,储水插秧,把田园打理得青翠欲滴,美不胜收。因为需要,所以关系密切;因为生命,所以需要灌溉;也因为稻谷是主打粮食,需要雨水,所以许多区域的人难以割舍。

水是美好的,供给水分,满足需要。生活用水,工业用水等,无一能够离开;水也是邪恶的,暴雨来得凶猛,来得快速,浩浩荡荡,携带难以阻止的士气,扑人而来,仿佛会杀伤人流;闪电闪烁,刺人眼睛;雷声打动,轰隆隆而来。阵雨重力而来,刷刷刷地扑来,难以控制,稍不留神,就淋湿大地一大片又一大片。最糟的是台风外加大雨。风雨过后,田园稻麦,花草树木,楼房窗户,被摧残得支离破碎,惨不忍睹,甚至泛滥成灾。所以,雨的世界,是心的美妙体会,也有心的惧怕和风雨过后的凶狠和残暴的景象。

雨,辗转在一年四季。春雨雨期长,老天动不动就流泪,泪滴经常纵横而下,出入不便;夏雨动则轻狂,生起气来,以盛大的形式降落而下,令无数植物疯长,以至于枝繁叶茂,郁郁葱葱;秋雨温柔俏丽,似乎浅尝辄止,打着雨的旗帜,飘扬出一种丰收的气息;冬雨的量少,但寒冷刺骨,偶尔会露出萧瑟的面孔,令人意外。

阅读雨,就是在阅读季节,阅读流年,阅读心情。各种各样的雨,就因离不开而打入人心,关押在时光里,不会无缘无故退场或被释放。雨,一直都光鲜如初,热闹地聚在岁月的舞台上,多姿多味,五彩缤纷,出色地出台亮相,提笔写出一个个与雨相关的故事书,一页一页的情节被流传于手上,翻阅着无数风光。

在线客服

电话咨询

在线咨询

0595-23882645

在线客服